网站地图 手机版当前位置:主页 > 公羽 >

我的细姨

深入骨髓的亲人来源:成年人的小学生作文系列   公羽   2019-01-23

我的细姨

  外婆是比较典型的底层20后人民,除了没裹小脚,几乎经受了那个年代所有的苦。老人家生了9个孩子,因为生活送出去一个。而细姨,就是外婆的第九个孩子。

  我没有办法知道上一代人的童年,也许是没有机会知道吧。而我的童年几乎所有记忆都有小姨参与。

  小时候写语文作业,要解释成语的意思,细姨告诉我现在还记得的金律:一个成语的解释不能包含这个成语里面的任何字,得用其它的字来解释。比如“愚公移山”,可以解释成一个人坚持不懈的做一件事,而不是一个老公公在坚持不懈的移动大山。

  我上中学的时候,细姨送了我一本书,叫做《全脑速读记忆》,她当时绘声绘色的语气我印象很深,说是看完这本书,以后再看其他的书一天就能看完,还可以大大提高学习成绩。我当时一知半解的看完后,阅读速度的确得到很大的提高,可啥也没记住。而细姨迫切希望我变得更好的期望,我记住了。那本《全脑速读记忆》几年前还在她家的书柜里见到过。

  细姨的儿子姓周,比我小个七八岁,小时候很调皮,我给他取了个当时的一个电视剧里人物的外号:“周扒皮”。小周还是婴儿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和父亲长大,当然,他们给了他无尽的爱。小周孩童的时候,只能偶尔过来他妈妈这边,每次过来,细姨都想让让这小子跟着自己一起生活,以至于极少做饭有严重拖延症的小姨,每天会做好三餐,陪着儿子做她能想到的任何事。

  细姨在婚姻中遇到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八九岁了,我能记得她当时悲痛欲绝的找我妈倾诉的情形,这个情绪好像持续了几个月,每天都往我家跑。也正是因为这事儿,她跟我妈成了所有姊妹当中走的最频繁的。

  所以,细姨除了没给我做几顿饭之外,几乎就是陪着我一起长大的像父母一样的家庭成员,我一度喜欢她多过我妈,比如我最近这几年买的衣服都相对偏潮一点,我妈挺不喜欢,但小姨喜欢,每次都说衣服买的好,她的审美很跟得上年轻人。我们在一起不需要注意任何礼节,因为太熟悉亲密了。以至于我现在才发现没有一次能跟她好好交流一些深入内心的感受什么的,我老觉得她耽误我时间。

  细姨生活当中有严重拖沓的毛病,以及她那个年代的女性少有的不太会料理家务。虽然我每次都鄙视她不是一个能干的女人,但我心里还是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细姨做事非常细致,她总喜欢抠细节,喜欢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这其实挺好。我一直在想她要是晚生几年,去大城市做个产品经理什么的,那绝对的牛逼哄哄,她对细节的感知有着常人不可能触达的程度。而也正是这些细节耗费了她本就不充沛的精力。

  家族每个人都说她慢,没有时间观念。有个通用的说法是每次说中午吃饭,她一般都要14点才匆匆赶到,要把每一个鸡翅膀啃的干干净净的,然后一吃就吃到晚饭的时候。

  这点我非常理解细姨,甚至没有有人知道我如此理解她。我非常清楚她的人生为什么看起来有些杂乱无章。

  因为她热爱艺术。她在新装修的房子里,放了很多书,绝大多数是写歌,演唱技巧,如何保护声线之类的。小姨在青少年时代就选择了这条路,因为机遇及家庭的原因没能从事文艺事业。时代让她没有办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而她的骨子里充满了文艺细胞,喜欢唱唱跳跳。而现实却在充满理性、严谨的汽车工厂工作了很多年。完全与自己的意念背道而驰。在单位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内部退休的指标,拿着超低的保障工资也就退休了。

  这之后的时间,她重新拿起了话筒,进入了民间艺术团,深入各种乡村、城镇去表演,每次还能拿到1、2百元的报酬。我们所有人都有劝她不要去表演了,毕竟总是奔波也挺累的。不过,我能感受到,她需要这样的舞台,哪怕并不光鲜,至少能让她获得充实感和快乐。

  在我有几次得病的时候,细姨告诉我生命是很顽强的。她伴随我度过了很多很多的时刻,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唱唱跳跳,亲密无间的细姨。她的心里也有跟所有伟大母亲一样的唯一的牵挂,我想小周心里会无比清楚。

  前两天到了细姨家中,发现她几乎所有的物品都是旧的,里面还有很多我童年的记忆。她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亲人这样的英年早逝,至今都没有晃过神来,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人之一。

  细姨,在天堂要好好的,再过些年,我来找你。

——公羽于回老家的火车 2019/01/23 21:52完善上传

信息报错网站上的任何错误,请提交给我们
我的,细姨,我的,细姨,外婆,是,比较,典型的,